星弦·菏下镇
蛛网城

蛛网城

城市的历史:

“明斯之盾”时期:

泛星历前1年,“明斯之盾”建成。

在最初索拉联合宣布建设“明斯之盾”时,这座边境城市便被设计为一座军事级壁垒,由具备极高防御性能的城墙、能量穹顶与内部设施构成。内环为整座城市的核心,原本的中环驻守人员简单的生活需求,而再向外的区域则是相对空旷的军用缓冲环道和武装设施,用以停泊、调配军备与人员资源等。

“决堤”时期:

泛星历99年,“决堤”的爆发横扫了整个星区,“明斯之盾”也无可幸免。这座崭新而坚固的军事堡垒可以防御侵扰的海盗、反水的叛军,甚至是来势汹汹的莫茹拉母舰舰队,但在面对自然的伟力时,再厚实的城墙和能量护盾在高能射线的面前也薄如蝉翼,再灼热的激光和电浆炮在跃迁而来的行星面前也无济于事。“明斯之盾”在天灾面前措手不及,又幸而于彻底毁灭之前及时启动了笨重的引擎,从此像边境诸多太空城一样踏上了流浪避难之旅。

索拉政府在早期便与这座城市彻底失去了联系。孤立无援的幸存难民不断寻找着机会一遍遍试图修复这座损毁严重的城市,却也一而再地遭遇新的摧残。在这不堪回首的数十年间,“明斯之盾”幸运地扛过一次次濒临坠毁的挑战,等到了流变星带罅隙支流的“回潮”,但其结构也早已变得面目全非。

在这数十年间,这片星区的一切都在飞快地变迁着。第二索拉联合彻底崩解,也标志着这片边境星区称为无主之地,又逐渐拥有了自己的称呼,罅隙星区;不断有太空城再没挺过大灾变的摧残,携着城内无数难民的灵魂消散在这片星空里,却又有无数来自各种族的新面孔,妄图在这片纷乱之地挖掘宝贵的财富;“明斯之盾”最终彻底抛弃了自己平凡、孤独的过去,在全体居民的决定下更名为“蛛网城”,并迎来了它的新统治者,也即最初的投机者,T.R.E.E.。

“回潮”/蛛网城时期:

泛星历171年,罅隙支流“回潮”,头顶的这片深邃星空重新变回了它过去那永恒而唯美的样子,但罅隙星区的一切都已经真实发生了。

蛛网城是所有幸存太空城的佼佼者。在发展机遇的刺激下,T.R.E.E.和蛛网城利用商业飞速发展的契机,自此屹立于罅隙星区之上。

泛蛛网城规划:

(现在的)蛛网城内由三个环形部分与一个中心组成,这半悬浮的城区结构被大量如蛛网一般的交通轨道连接着;其城外公转轨道上则坐落着蛛网城的工业区,分布着大量隶属于蛛网城诸企业的工厂。

·气密场-循环系统:

气密场:一种专门针对气体的弱约束力场,能够使得发生装置表面均匀地形成一定厚度的气膜层,常于太空城建设领域用于模拟大气。一般情况下,气密场约束下的气膜层可以抵抗大部分轻微的扰动。

对于蛛网城这样一个半开放式的移动太空城而言,在实现模拟大气循环的同时,尽可能减少成分丢失和维护成本变得至关重要。蛛网城最初的设计者为此专门设计了气密场-循环系统。在蛛网城建筑群墙壁均匀嵌入气密场发生装置体系,在一切表面发生足以约束一层厚约100米的气膜层存在的气密场。蛛网城的气密场还经过特殊设计,额外增强了气膜层的稳定性。在不发生重大事件的情况下,蛛网城气膜层气体的每(泛星)日泄漏率仅为0.6%。

此外,在广泛而均匀的气密场在城市表面发生后,不仅要注入合适组分的大气形成气膜层,而且由于生命活动对于大气各组分的变动,要确保完全实现功能,还需要加入循环系统。整套循环系统被内嵌在蛛网城三环的内部,大气从内环建造的送气口流出,此外还要在蛛网城的城墙内侧建造一圈抽气口,并为抽气气流设置体感阈值上下一个周期性改变的速度,能使得蛛网城气膜层中的大气像模拟的风一样在不知不觉中自内环至外环外侧循环,从而能更新补充氧气等组分,实现气膜层再循环(因此,蛛网城“风”的风向是固定的;风速的改变也有迹可循——如果有人特意注意到这一点的话)。

在蛛网城,由专门的机构负责维护系统以及采购空气组分,例如液氮、液氧等。

·交通

蛛网系统:蛛网城独具特色的交通体系,是这个城市得名“蛛网”的最大因素。

在蛛网城最初开始建设时,那位颇具天才思维的设计师在桌上拿出了属于自己的创意。这张写着“气密场循环”五个大字的灵光一现的图纸,从此彻底改变了这座城市从当时到未来的方方面面,而后续的交通设计也绕不开此种影响。由于气密场-循环系统的运转模式,传统的被广泛用于太空城的低空悬浮交通在蛛网城应用之初便被证实会对这个关键系统扰动——这个问题当然有被改良的可能性,但鉴于成本,以及一些来自于上面的独特的想法,交通公司们决定将计就计,设计出一套契合——至少表面契合——并且炫酷的新交通系统。

自此,往常在低空中能自由漂移、飙车的“私家车”在蛛网城被禁止,而大量的轨道与配套的列车则建设起来,并在此后漫长的发展中被逐渐扩增——也从规律有序的规划逐渐变为盘综错节的“蛛网”,后者导致城里的居民们将其讹称为蛛网城,并在脱离索拉联合国后彻底取代了他本来的名字。

同时,在蛛网系统上当然也行驶着少量专属列车。在蛛网城,这是一种很好的能彰显自己名声与财富的象征。

通过蛛网系统总控AI的精密调控,数量庞大的列车可以最大程度地规避一切交通风险——至少是在大多是情况下。

飞针:

内环与部分中环,作为“上等人”的生活与工作场所,被该体系很方便地相连在一起,兼顾了效率与安全(在这个时代和这个地方也许是钻石般宝贵的东西)。而城市再靠外的城区便当然没那么便捷了,然而里面的人也偶尔需要去往外环办事,除了慢吞吞的地面交通工具之外,这时则往往需要用到一种低空工具——飞针。

这是一种在形态设计上独特到极点的交通工具,用于最大化减少对气流的扰动。飞针的整体外观就如同一个大头针,具有尖锐的头和尾部梭形的单人舱室。它本身没有任何内置的动力,在运作在蛛网轨道上的特殊列车中由斥力弹射出去,利用弹射方向与尾部三个可以用于微调方向的鳍前往目的地。在即将抵达地面时,反重力系统会帮助飞针平稳(相对)地垂直悬于地面之上。

被使用的飞针会由专门的治务所回收,确保不会被外环刁民偷窃。

——蛛网城社会基础·呼吸——

·“冲刷” & “泥蚶” & “社会冲刷症候群”:

由于蛛网城气密场循环系统所设置的送气口与抽气口的特殊性,气膜层空气的组分会随着从内环到外环的地理位置变化而产生进行性的改变,譬如氧浓度的降低。一旦有人失去了在曾经的地方生活工作的资格,被向外驱赶,便会由于呼吸困难而变得难以适应,甚至面临窒息的危险,这种极其常见的情况被当地人称为“冲刷”,被冲刷到外环而行将就木之人,被贬称为“泥蚶”;基于这种情况在蛛网城社会所产生的诸多社会现象,被社会学家统称为“社会冲刷症候群”。

被冲刷的人,特别是“泥蚶”们,为了对抗窒息,可以选择佩戴各种装置维生,或是选择用基因工程、赛博工程等改造自身,脱离险境——当然,这一般是没有可能的。

——“蚶血鲜红

居留卡 & 居留税:居留税是蛛网城居民为了继续居住在城内而必须定期上交的一种税,在此前提下居民才能够获得或一直持有凭证——居留卡。居住在不同区域的居留卡不同,被严格限定了等级,如持有外环居留卡的人无法通过正常途径进入中环甚至内环。理所当然地,持有越高等的居留卡,所需要上交的居留税自然就更多。也就是说,居留卡和居留税的制度是导致“冲刷”现象的根本原因,但也是保障蛛网城基本秩序的制度基础。

对于部分企业而言,其员工可以持有特殊的居留卡,在准入区域、居留税要求等方面有所差异。

·替换型背部呼吸器组件(“饮水机”):

部分企业为吸氧困难的难民“暖心”提供的产品,同时也为某些需要到外环办公巡视的内环居民提供,该组件本身可供租用或购买,同时需要购买特定的液氧罐进行更换,因此被形象地称为“饮水机”。

集气型背部呼吸器组件:外环居民从“饮水机”私自改装而来的一系列集气型呼吸器的总称,能通过各种方式过滤并富集空气中的氧气。这种侵犯相关产业企业利益的行为很快被法律禁止,该系列装置也随之成为违禁品。

·“长堤”:由于蛛网城特殊的气密场循环系统而在蛛网城外环外侧、城墙内侧邻近抽气口的一个特殊的环形地区。在这里,由于临近通风口,气膜层的风最为剧烈;但由于大量气体从此汇入通风口,此处的氧含量反而有所升高。正因如此,大量“泥蚶”选择在“长堤”扎营,苟延残喘。这种行为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大气循环,从而吸引了某些底线灵活的治务所和公司的目光。

·治务所:

在蛛网城外环中普遍存在的民间组织类型,部分治务所隶属于企业。治务所在名义上雇佣穷困潦倒的人为疏浚人,专门在长堤及周边地区打捞(可能)堵塞抽气口的物件,并将其中值钱的物件变现为财富,通常也包括流浪者或流浪者的尸体。治务所以行事原则、底线和手段的不同被分为白黑两道,前者并不会对活人下手,而视连底层人都不如的那些“泥蚶”如草芥的后者,通常就不好说了。

疏浚人:各治务所所雇佣的工作人员,通常都是在外环中生活并不好过的落魄者,迫于生计而急需一份用以糊口的工作。

——蛛网城社会基础·赛博改造——

    在赛博改造领域,罅隙星区在独立以前便是所有人类的先驱,而在独立之后则更激进。蛛网城,则是赛博改造领域最离经叛道的忤逆者,这一切都源于一个已经被毁灭的公司——T.R.E.E.。

·赛博医生:

医生这个职业的其中一个分支,专门负责赛博改造手术及所有赛博有关病症的治疗,在蛛网城拥有极高的地位。人们甚至因此看不起普通的临床医生,都说,“搭桥一连,胜医十年”,前者指的就是赛博手术中常用的人-机搭桥缓冲片。

人-机搭桥缓冲片:生物组织与赛博机械部件无排异性组接的必要医学部件之一。

——蛛网城社会基础·莫茹拉人——

蛛网城莫茹拉人的历史与人类有所不同。简而言之,在罅隙星区发生“决堤”之时,一部分莫茹拉投机者不速而来,或为了研究流变星带,或为了在人类难民之中发国难财。经过漫长的时间后,这些选择留在罅隙星区的莫茹拉人最终与人类社会完全交融,学会了他们的生活方式、文化与思想观念,从而定居于此。

·大环礁:

同样作为一种需氧碳基生物,莫茹拉人对氧浓度的需求较低,同时对缺氧的耐受性更差,但其原兽化后却又需要相比人类而言更高的氧浓度。由于莫茹拉人如此的独特生理特征,在历史演进中,于蛛网城生活的莫茹拉人逐渐形成了一个较为固定的聚居地,被称为大环礁。 

曾经的大环礁坐落于T.R.E.E.大厦的脚下,是一片受T.R.E.E.管辖、严格限制人类进入的小城区。

在“倒树”行动中,大环礁成为了T.R.E.E.的牺牲品,基本成为遗址。

·新环礁 & 协同广场:

在“倒树”行动成功后,莫茹拉人与人类在蛛网城中的地位被重新立法商定,一个更加自由、而同时又能有效确保莫茹拉人权益的新环礁被立法设立并建设起来。

新环礁位于东南区上层中环的内侧,曾经的大环礁遗址的一部分,同时将遗址中较难清理的另一片区域设立为了公共区域,协同广场,用于纪念“倒树”行动的成功和人类与莫茹拉人在这次变革中做出的牺牲。

·血石病:

蛛网城的莫茹拉人特有的一种非传染性疾病。由于以慢性缺氧为核心的多种病因诱因,所导致的以细小血石结晶形成为基本病变的复杂疾病。在血石病的进程中,临床表现会从局部到全身呈现进行性发展,最后转归为外周性瘫痪、缺氧性脑死亡、病理性原兽化后多器官衰竭而死等多种结局,中晚期后较难医治。

就该病症而言,研究者目前认为慢性缺氧是导致该病发生的根本病因,而蛛网城特有的一种酒酿——跳蛛生酿中富含的酵母菌则是直接病因,此外的诱因可能包括:酒精、饮食、遗传因素、社会心理因素等等。

病理生理方面,研究推测可能是在慢性缺氧所导致的宿主生理稳态改变后,大量地、持续性地摄取这种本无害的真菌会导致它进入莫茹拉人的血液系统并不断定植(由于血液环境原因,其繁殖速率并不快),并在低氧浓度时通过复杂的生理化学反应形成极其微小的血液结晶。这种血液结晶由于过于细小而不致栓塞血管,但可能导致全身炎症(如果莫茹拉人生理情况与人类类似的话),并一定会加剧进行性的慢性缺氧情况。部分长期生活在缺氧环境下的莫茹拉人,由于各种原因,多会接触到这种风靡蛛网城的佳酿,而后开始慢性起病,同时又大多因为生活拮据不愿就医,从而病情隐秘进展导致悲剧发生。

血石病的早期局部症状因莫茹拉人从属部族不同而变化,但通常都为脆弱血管的潜在危险区由于缺氧破溃形成出血点,深蓝血液渗出并由于外界的低氧浓度而很快形成细小的海蓝色结晶,像沙一样慢慢撒出。这种点状出血很快就会凝血,但易反复发作。

血石病一旦进入进展期,治疗难度就会陡然加大。患者全身体表开始发生进行性的血石化,皮下毛细血管就算没有破溃暴露,也会开始形成血石结晶,并随着病情加重而变得更多,导致皮肤逐渐发蓝、脆化。此时,患者多种生理功能,包括内脏功能、运动和感知功能等已经开始出现障碍,但神志活动基本正常。

进展期有多种转归,包括平台期、经典晚期、爆发性转归等。

平台期:患者的缺氧情况保持在一个较低平衡点,病情不再恶化,但已经产生异常的生理功能很难恢复,最终大概率会导致患者外周性瘫痪。

经典晚期:缺氧情况继续加重,并最终导致脑缺氧,患者的神志活动开始产生障碍,并逐渐陷入昏迷,最终死亡。

爆发性转归:部分病例显示,少部分特殊的患者可能最终会由于体内某条神经-内分泌轴的功能失调,而导致不可控的原兽化。患者在这种破坏性的变化中会彻底失去理智,并对周围人事物产生一系列灾难性的结果。一段时间之后,患者会因为全身器官衰竭而死亡。

——蛛网城上层基础·企业(部分)——

·T.R.E.E.

蛛网城中曾在生命工程领域占垄断性地位的大型企业,由莫茹拉人于罅隙星区诞生早期创立,后在“倒树”行动中被武力取缔。

主丘脑:T.R.E.E.的大型智能系统项目,意图建造并利用一种名为主丘脑的生物性的全城中枢控制整个蛛网城的一举一动,美其名曰为一种优化蛛网城管理的项目。主丘脑的建设过程血腥、残忍而完全不顾及人权,因而在阴谋暴露后直接促使蛛网城其他势力联合进行“倒树”行动,导致了T.R.E.E.的灭亡。

抢占生存资源、就业恐慌等等因素

“倒树”行动:邦德尔·科尔主导进行的全城武装行动,试图彻底摧毁T.R.E.E.及其主丘脑的残酷行径,并解救在T.R.E.E.手下受迫害的蛛网城居民。于己而言,重塑蛛网城的秩序,也是一个百年难遇的好机会。

·帝海力科集团:

邦德尔·科尔从零开始创立的生命工程领域企业,在“倒树”行动后,通过继承T.R.E.E.的大量资源一举成为蛛网城领衔的综合集团。帝海力科现如今是蛛网联合的核心,诸企业中不可动摇的庞大势力。

C1-1轨道化工基地:坐落于蛛网城城外轨道的一个有机化工厂,生产范围包括各种醇类、酮类制剂等低分子有机原材料,被帝海力科集团实际控制。

S02轨道舰船厂:坐落于蛛网城城外轨道的一个造船厂。不同造船厂的规模、业务和控制方等均有差异。

·火信子重工:

一个几乎垄断了罅隙星区军火制造业的大型军工企业,详见《设定档案 火信子重工》。

·跳蛛酒业集团:

    人如其名的制酒企业,旗下拥有多款广受好评的酒产品,受众广泛涵盖莫茹拉人和索拉人类,在混迹蛛网城酒吧的老饕中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跳蛛生酿 & 跳蛛火酿:这两款酒是跳蛛酒业集团的招牌,同属于一个知名度极高的烈酒系列,跳蛛经典烈酒。它们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前者在酿造完成后,重新掺入了含有丰富的声称是来自太阳系本土的传统品种酒曲的酒糟,并进行再过筛,从而保留了包括酵母在内的多种活性成分及其所带来的独特风味;而后者则通过高温过火,在灭菌的同时催化了烈酒中多种活性物质的化学反应,“有独到的醇香感”。

跳蛛经典烈酒基本都添加了少量的成瘾剂——放心,没有人会管这个的。

——蛛网城的核心——

·蛛网联合:

为了改善蛛网城积弊已久的垄断与恶性竞争问题,邦德尔在颇具威望后顺势主张建立的企业联合体。

——“这种模式真的能缓解垄断问题吗?”

“你觉得科尔先生会想不明白这么简单的事吗?”

·总部:

蛛网联合的总部大楼,悬于蛛网城中心的上方,被当地人称为“灯塔”。

·蛛网之瞳枢纽:

    位于蛛网城严密保护的最中心地带,是主控太空城武器系统与推进系统的指挥中心,与总部上下相连。被当地人称为“基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