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量】读者来信(二)
【动量】读者来信(二)

【动量】读者来信(二)

原标题:《长衫真的脱不得吗?——驳某特约评论员〈科幻界不需要“孔乙己文学”〉之谬论》

编辑同志:

首先,笔者想提请该特约评论员公开答复的如下三则问题:

1.科幻领域是否已经成为了某些“名家大师”自娱自乐的跑马场?

2.不然,新的年轻的有生力量会不会被条条框框限制住手脚,成为某种既定范式的机械输出者,或者迎合某些审美点可怜模仿者?

(也即:试图“拿科幻当饭吃”的新生作家的科幻文艺作品会否八股化?)

3.不然,新作者写就的科幻文艺作品会否会被理所当然地,或当成危言束之高阁,或当成废物弃之不用?

——上述三则问题只要有一条为“是”,则“孔乙己文学”的合理性已经不证自明。

——上述三则问题答案都为“否”,也仅仅是一小步。接下来您需要承担的是更重的举证责任。

从根源上消灭“孔乙己文学”存在发展的土壤,必须完善科幻文学价值评价理论体系与进行评价的体制机制,保留必要的科幻作家上升通道,敢于分析、善于分析新作家乃至小作家文章之中的精彩处、闪光点,方为从长之计。

而目前的情况是这样吗?

在此想请您明白一个事实:悲观与负面的情绪是一种自然流出,其产生遵循自然规律,就好似不及时处理的污物必然会滋生细菌蚊虫。简单反对蚊虫的滋生却放任满地污秽恶臭不理,这是说不通的。在这个领域,单纯口号般的宏大叙事没有任何意义。

此外,在您的文章中提及,我们反对的是年轻人的(例如科幻创作中)“软弱可欺,懒惰倦怠”。可是您不如反思片刻,一个年轻人是如何由“安分守己、寒窗苦读”逐渐演变为“不思进取、好吃懒做”的?如果说得更露骨一点,一个对科幻充满创造激情、富有构思想象的年轻人,是如何变得或慵懒无趣淡出文圈,或低俗钻营亦步亦趋的?

无他,失望耳。

一位想创作、想要挑战不同的文体的年轻人,尝试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枪弹抱进世界科幻前沿阵地的年轻人,是由何在来稿前加上那么长的一段证明自己的材料的?

按照您的理论,难道不是有接续奋斗的激情和科幻文学的功底与才华就够了吗?

您可以让我穿着长衫不脱,您可以让我继续受着重和热保持仪态端庄优雅,但是首先请您告诉我怎么保养、洗护,假如一颗扣子崩开,我得会自己缝回去。

况且,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人并不是脱不下长衫,只是眷恋依靠长衫遮风挡雨的感觉,它厚重又敦实,让人有安全感。

尽早脱下长衫,享受跳出圈层思维后的彻悟,这没有什么不可以。可是年轻人毕竟是年轻人。

难道不会失望么?难道不会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看着某些拙劣的模仿、恶俗的烂梗、腐朽的“八股”在科幻文章领域大行其道,你真的不会被触动么?

长衫脱到一半,扣子解不开。

卡那儿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