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CON特辑】成都世界科幻大会速写集——当周树人遇见幻熊科梦
【WORLDCON特辑】成都世界科幻大会速写集——当周树人遇见幻熊科梦

【WORLDCON特辑】成都世界科幻大会速写集——当周树人遇见幻熊科梦

十月二十一日,当周树人牵着周海婴走到成都菁蓉湖畔时,先被几个年长的大班给拦住了。

  “什么?——看明白!”着长袍的一字胡怔了一下,大声说。

然而大班们大略是不读书的,尤其不读《月界旅行》和《月界旅行〈弁言〉》,一字胡便牵着孩子伫在安检机边,因着安检机吞了东西不加消化而又要吐出来的缘故,又得牵着海婴防着伊一时兴起也被不加消化。

大班不读书,但还是有别人读的。不一会走出的是的着斑斓色西服,佩一大奖章的男子,满脸堆笑着要请“鲁迅”先生进去。这男子解释着虽鲁迅先生是受了四川省政府的盛情邀请,坐着C919不辞辛劳地飞到了天府机场,但组委会没有收到通知,因此办理证件的时候有些迟了,还请先生海涵云云。周树人随口唔唔,便双手接过志愿者递来的两张嘉宾证,一张写着“鲁迅 ZHOU SHUREN”,一张写着“周海婴 LU XUN’S SON”,小心给儿子戴好之后便牵着他走进会场里去。

进得会场,有一头身同大而遍体发光之物走来。周树人早在哔哩哔哩领教过伊的利害,原来是叫“Dreaming Bear of Science and Fantasy”的,为此次大会的吉祥物,其中文名讳还颇费气力,最后在“幻熊科梦”和“科梦”之间选了一个“科梦”。早晓得利害的周树人先生便先声夺人,以“Dreaming Bear of Science and Fantasy”起头问好,问它来找自己有何事情。

“科梦”便答说,伊要引导鲁迅参观场馆、参加签售和沙龙活动,作为嘉宾还可以看当天的雨果奖颁奖典礼。因鲁迅个子不高的缘故,伊能平视着看鲁迅,因此眼珠就不间或一轮了,节省了能源。

正这时,只听得外面一阵喧嚷,原来是和周海婴差不多大的孩子们整齐着装地走进来了,虽然老师不断叫着维持秩序,然而孩子也免不了“轩昂活泼地玩着走着”,倒是令看惯弄堂的周树人有些新鲜之感。科梦便说道那是来研学的学生,在学习现代科技的奥秘。“原来是爱国之士在大会中因此又想起了小朋友,或者用笔,或者用舌,不怕劳苦的来给他们教训呀!”周树人便如此说,而科梦又没了声响,不过眼里倒是很有赞同的光。

周树人还是被科梦先牵到签售区去。签售区这时已经是排起队来了,如长蛇赴壑,蜿蜒以逾峰后。说峰是因为签售区旁边还有一个厅在开某峰会,故称为峰。周树人本来是要给他的《月界旅行〈弁言〉》签名留念的,然而排的人有些长,便又带着些《中国科幻文学大系·晚清卷》售卖。周树人的左边是刘慈欣,刘慈欣虽然设法qia手边放着签售章;右边是罗伯特·索耶,索耶准备了一只签字笔,正在草稿纸上练习签名,虽然看着好似画符,不过周树人盯着看了半天终于辨认出来了字母,才明白索耶也在简化自己的签名,不然直要签到闭馆。

周树人于是先给幻迷们签隼鸟的图案,后来便加快速度画起符来。不过幻迷们识得鲁迅大名,早就和刘慈欣的签名队伍竞赛了,其中甚至有中文系学生说着要请鲁迅签《鲁迅全集》便从兜里掏出整整二十本来,被一边的大班们直接架走了,理由是早就在当天上午临时通知了“鲁、刘、索三人每人限签一本且必须现场购书”,可怜周树人爱护青年的美名便得毁于一旦。虽然并无杨树达袭来,但也有一群大班围在周围,这大班们个个警惕地逡巡周遭,令周树人感到诧异,毕竟组委会大概不清楚这么一件小事,也不会以创造社对鲁迅的狂飙为依据来加强安保的罢。

待长队愈发见长而要与裹脚布比赛时,大班们架着红粗布条和栏杆架起一道拒马,把大概数百人拦在线外,然后宣布“签售到此为止,嘉宾还有其他活动”,这时刘慈欣和索耶早就被簇拥着从嘉宾通道走了,周树人也只好草草签了了事然后飞也似的逃走,毕竟旁边工作人员还在催促着下一批饶有兴致作家们赶快坐到签售区来,再不识趣恐怕要被痛打一番。

在被科梦牵着到二楼作panel时,周树人倒是想要抽一抽烟——唯独烟瘾大而不能倒,一如场馆外建设楼盘的公司们,可烟、火柴和火机已经被在安检处被收去,尽管周树人试图走嘉宾通道,可当时嘉宾证还没做好,于是便将伊安排到普通通道,普通通道的安检们不仅把伊的长袍里外翻弄,从中搜检,还将周海婴带着的水壶中的水倒的干净,水直接泼到地上,还在长袍上画着水墨画。正在发愁回到温德姆酒店的大巴上要如何不让湿着的长袍泡着自己时,周树人被科梦领到了panel现场里,讲台下面坐的都是端端正正的红领巾。

这场panel原来叫作“当鲁迅遇见科梦——聚焦中国科幻的‘第二个结合’”。周树人听着旁边的主持人热情洋溢的介绍鼓吹,望着下边的济济一堂,不禁想起他在仙台医学专门学校时大概也是这么济济一堂地看投影片,最后他在学生们的欢呼中大为失望痛心。“不过今日的学生倒不必受这遭罪。”伊心想。

然而周树人见着幻灯片又大加震撼,台下的学生确实未受折磨,然而却硬要给他用幻灯片牵引到当年仙台医专的教室里去,虽然里面的陈设都是错的,但听得主持人讲“这是我们运用虚拟现实和元宇宙技术,带领大家重返当年鲁迅先生在仙台医专学习的现场,了解他走上科幻之路的心路历程”,便也得知大概现在已经有一致赞成之望,只好也作势哈哈说这是逼真呀云云。不过想起藤野浓重的口音和勉强过关的成绩就难以笑颜了,虽然不致横眉冷对,但面对孺子不能俯首也是足够残念的。

“鲁迅先生,听说您也是科幻青年呀!”科梦这时已经转过身来冲着伊说,虽然一直保持着双手贴于裤线的严肃姿势,此时却能设法作出亲切话语来。

然而周树人有些震耸动摇,敷衍说着“的确是这样”,又听得科梦说“您的翻译科幻小说,是为了振奋中国国民精神……”听到国民精神,鲁迅便又回复几句,大概简述了国民性的认识,谈了国民性的改造,然而看到下面的都是周海婴的年纪,便说头一件事是要孩子们活泼好动,不想孩子们坐的更加挺直了。

然后科梦又说起翻译中的期望,要鲁迅谈谈其中的艰苦,以此激励台下同学用功云云。周树人便想到当时在学舍中读书的条件确实有些艰苦可讲,但毕竟一百年过去已经今非昔比,又不能教学生们在今天的LED下接着“斯是陋室,惟吾德馨”,也只能设法打打掩护过去。

不料活动开到一半时,有几个学生拿着东西走上台来,因台子略高,上台时有些步履不稳,孩子们显得磕磕绊绊,接着科梦突然提高起声音来:

“鲁迅先生,请看!这是我们2023成都世界科幻大会‘幻享未来’科幻作品征集活动的优秀作品和优秀获奖者。在我们此次征集中,共计征集到了7566份作品,其中有的同学用笔书写蜀地文化,讲述富有川蜀特色的传统文化科幻故事;有的同学用画笔描绘美好未来,展望百年后的中国与成都;有的同学则通过视频、诗朗诵等多样形式表达他们对科幻的热爱……”

科梦说到这里倒是激动地滔滔不绝,果然是活动的重点和特色,虽然身体还是伫立不动,但身上却发出白光来,几位学生在白白的聚光灯下也显得神采奕奕,最后白光竟浩大闪烁,比硫黄火更白净,比朝雾更霏微,但却有着比硫磺火还要刺鼻的味道冲着周树人而来,直要将他领到青城山里去。

“鲁迅先生!”

当头棒喝之中“鲁迅先生”睁开眼睛来,方知现在应该发言称颂一下学生们的大作了,虽然有几位的同学作品大红大绿,有几位的作品看起来是桐城派的传人再世,但周树人还是要鼓励一下,便耐心看了一番,接着要按科梦的要求做做评价。然主持人已经开始催促摄影师了,周树人于是只好千言万语汇成一句:

“你们了不起!”

便听话地站在学生中间,同神采奕奕的同学们相比,伊是站着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这次袭来的白光不刺鼻而刺眼,至少将伊的精神刺得发疼。

热烈的鼓掌之后,众人遂鱼贯而出,周树人看过厚厚的会员手册,知道附近有一场关于日本科幻的讲座,由日本人来主讲,仗着语言优势就直接冲进去,连翻译器都不用。

讲座在开玩笑的气氛中愉快地开始起来,这场是要讨论一番日本科幻的最新进展,早川书店的人虽然不会说押川春浪,倒是从小松左京开始细细爬梳,有种《中国小说史略》的美,而几位作家也高兴地讨论交流,谈着自己的创作之路。周树人的日文功底究竟是好的,周遭戴着同声传译耳机的人都在举着收发器寻找信号,而伊却能听得入迷。

到了提问环节,周树人便提了问。然而日本编辑作家们作疑惑状,周遭则已经是快活的空气了。原来伊不戴翻译器,未能听到里面悠悠地传来一句:

“这个不能翻译,这个不能翻译。”

幸好有个戴防毒面具的学生提醒周树人,他便直接以日语提问,这次日本编辑作家们都听懂了,争相回答,自然听众们还是听不懂。

笔者也不知道周树人究竟问了什么,毕竟笔者听到的也只是五句“这个不能翻译”。

周树人便知,能说话,已经是祸胎了,而况有时还要做文章。所以苍颉造字,夜有鬼哭,到了日本连天照大神也得发作起来。鬼且反对,而况于官?虽然翻译,但也是翻译官罢,即是正常不过了。

然后讲座结束,本来还有几个纪念品和小册子要分发,而现场大班们动作迅速,收拾起来后风潮就消停下去。

这时周树人猛地发觉周海婴找寻不见了。原来是伊跟着父亲参加第一场讲座,听完只觉“什么爸爸”,提前出了场,但好在有个热心的志愿者帮助跟着走到了第二个讲座,这时正在门外,问伊为何不进去,便答道:

“里面味道刺鼻子的,不新鲜。”

周树人本来觉得奇怪,但猛地想起白光,也知道了其中道理,也就没有多说什么,父子二人便朝着雨果奖的颁奖厅——雨果厅走去。雨果厅是气派得很的,好似当年伊工作而不得薪水的教育部衙门,可是又要挡在门外,是由于嘉宾证没有权限的缘故,于是花了几百元,终于找得特邀证进去坐下。

颁奖典礼开到一半,科梦倒是消失不见了,原来那只是个投影,用到晚上投影仪电源没电了。周树人只好叹气,虽说是遇见了科梦,然而两人终究是一日无话,讲座里多是敷衍,不能交心,除了一句“了不起”还回想不起剩余的言辞。不一会儿台上下来的领奖者又被担架抬走,周树人只好再叹一次气。不料这次有工作人员走上前来,要伊离场,说的是如此叹气扰乱了会场秩序,而且查验他发现没有会员身份。

“叹气总是好的,然而总不能把气吞吐回去,实在是做了错事罢。”鲁迅说到这里,还是要一面唉声叹气,一面皱着眉头吸烟。

文学编辑/子墨子夏子

美术编辑/子墨子夏子

审校/子墨子夏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