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CON特辑】成都世界科幻大会速写集——科幻迷有了自己的代表
【WORLDCON特辑】成都世界科幻大会速写集——科幻迷有了自己的代表

【WORLDCON特辑】成都世界科幻大会速写集——科幻迷有了自己的代表

中国科幻迷大概有400万。这个数据是通过以下方法计算出来的:

在巅峰时期,《科幻世界》纸质杂志的销量大概在20万上下。考虑到阅读该杂志的人群中学生占到大多数,学生一般会在自己阅读后给其他人传看,传看的人一般在十个左右,因此可以推算每期的《科幻世界》大概有400万固定读者,这些固定读者——能够有耐心和定力每月阅读中国唯一(一段时间里的唯一,现在是唯二)的科幻杂志的读者,基本就构成科幻迷群体了。

另一种计算方法是看《三体》的销量。目前《三体》的销量颇为惊人,码洋超过10亿,销量超过2000万本,同样考虑在买了书给其他人传看、看电子书、盗版书的人,也可以乘以10,随后可以得出《三体》在中国大概有2亿读者,如果接受一滴血原则或者对中国科幻足够有信心,也就是大概2亿科幻迷。

显然不可能指望这两亿科幻迷都来参加世界科幻大会。除去大概很多人根本没时间参加——哪有旷课参加科幻大会的道理呢——这样的客观因素外,大家估计也没有什么参加大会的欲望,甚至根本没听说过大会呢。

毕竟,2023成都世界科幻大会的官方微博关注量也才五千人上下,其中还得刨去几千个政府机关和新媒体账号。这怎么能指望组委会能让两亿科幻迷知道要举办大会,并且能够将他们吸引到会场上来呢?

毕竟笔者之前为世界科幻大会写专栏文章已宣传,后来却接到消息说大家都对科幻大会不感兴趣,请不要再写了。大概是笔者笔力不济,不能把组委会这种微言大义传递给大家,让大家都能心悦诚服地参加科幻大会吧。

如此看来,参加大会的科幻迷颇能不远万里,破除万难,实在是应当充分敬佩的。这些人从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中国科幻迷,是一种好的倾向。之所以如此说,大概是因为以前人们提起科幻迷的时候,大家都很难形成一个对科幻迷的充分印象,以至于科幻迷好像都成了晴空中的迷雾,既无法观测,也无法评价,结果就是有人要考察科幻迷的市场需求时发现无所适从,最后只好加印《三体》,或者像大会组委会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拿不出主题沙龙来——因为他们也不知道科幻迷想要什么嘛,肯定不是忘了要办科幻迷沙龙。

这个代表团的数量,是在1000-20000上下浮动的,依据统计口径的不同而变化,当公安部门要避免场内人数太多造成治安事故时吗,就可以说大概有会员1000人,然后停止销售套票,至少可以避免这个代表团太过庞大而不好管理;如果要体现这是共襄盛举的盛会,就应该说我们有20000会员奔涌而至,趋之若鹜,从而在世界科幻大会的历史上留下了极为闪亮的一笔。

而如果能以笔者在会场的亲眼所见为某种依据的话,那么这个代表团还是带给了我们很多惊喜的。比如说,这只代表团里有大量的中小学生,这恐怕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都不能见到如此景象。在短短的几天会期里,场馆常常为身着校服的孩子们填满,浩浩汤汤横无际涯,孩子们列队整齐,在老师和校领导的带领下领略科技成果,感受成都作为科创高地、科幻之都的魅力。正如媒体竞相报道的那样——“交互性人工智能、陨石碎片、反物质收集器、元宇宙办公室……场馆内,学生们不仅能近距离接触到最新的科学和技术成果,深入领略科技的力量,也能通过各种实践活动,激发和培养自己的创新思维和团队协作能力。”这是科幻大会历史上的大创新,相信这些光彩夺目的最新科技成果、科幻大咖的宣讲教化一定在孩子们的心中埋藏下了科学的种子,让他们在将来都能成为真正的科幻迷呢。

另外一批人是特邀嘉宾。显然大会组委会为了能让大会办得更加精彩也是颇费心思,特邀嘉宾来自五湖四海、各行各业,笔者在现场就曾看到九旬老人和黄口小儿都持着特邀证在会场中穿行。从这一点来看,特邀嘉宾的确是充分丰富了大会参会者的结构构成的,这对于接下来中国科幻的继续发展不能不说是一个重大利好,虽然在大会的几天里还有不少科幻迷在场馆外望眼欲穿而不得入,但特邀嘉宾们在集章点、纪念品商店处出没,领取丝带和纪念品,恰恰是他们带给这次大会的别样意义,至少纪念品的收入也能让本来有些入不敷出的组委会丰裕起来。

如果说要具体到大会的某些场景中考察科幻迷们自己的代表,那么笔者首推事务会议。事务会议是世界科幻大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内容是听取财务报告,接受世界科幻协会会员提案以修改世界科幻协会会章、改进科幻大会和雨果奖,并且还要决选未来两年科幻大会的举办城市。

这是很重要的会议,因此参加者也一定是科幻大会的参会者中优中选优的,于是在开会的时候,会场里挤满——虽然近百人容量的会场甚至连同声传译器都可以一个人几个地使用——不远万里来到成都的外国人。另外一些人则是组委会的成员,譬如姚驰、唐冰莹、陈石等我们熟悉的名字都成为事务会议上的常客。

这些人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各种议案的讨论、制定和表决中。

在财务报告提交和讨论中,代表团们是一致赞成成都世界科幻大会组委会的报告,没有任何疑义。虽然有几位外国人还想就财务报告有所发挥,不过各位中方代表们都表示财务报告表现突出,本着促进大会圆满成功的目的,除了倾听外方就几个在海外召开的世界科幻大会的解释外,就不再在成都世界科幻大会的财务报告上节外生枝,徒增烦恼了。财务报告的讨论也因此非常顺利,不一会就完成了所有工作。

在讨论有关会员地址的提案时,几位来自中国的代表坚持了我方立场,痛陈利害以回击境外势力的阴谋。外方某些人坚持主张明确的地址要求,显然是企图为成都申办世界科幻大会时早已有定论的纠纷翻案,而几位中方代表以他们在组委会的实际工作经验为依据,从促进大会的申办和组委会工作的角度出发,坚持要以更加简洁明了的地址表述取而代之,虽然最终因某些别有用心之人的干扰而功亏一篑,但其中充分体现了作为组委会工作人员的专业度,将实际工作与提案充分结合,表现是令人感动的。

在讨论亚洲科幻大会时,会场里的人尤其多,这是因为亚洲科幻大会提案复杂,涉及诸多利益相关方,而且还要面对诸如北美科幻大会NASFiC等因素的干扰。但中方代表团充分发挥主场优势,以亚洲科幻大会的之于亚洲的重要意义邀请到诸多志愿者和工作人员到场参会,特别是提案人一锤定音的重要论述充分带动起中国代表团的投票热情,最后使得提案在很少的质疑、很短的讨论中顺利通过。

可以说,在事务会议上中国科幻迷的代表表现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充分地发扬了中国科幻迷的精气神,彰显了中国科幻迷识大体、谋大局、成大业的卓越气概,是中国科幻迷在世界科幻大会留下的闪亮一笔。为这些科幻迷的好代表,点赞!

另外值得笔者和科幻协会朋友们关注的,是“国际青年科幻联盟”。

10月21日是中国高校科幻社团一个不能忘记的好日子。在2023年成都世界科幻大会的活动现场,由成都市科幻协会、2023成都世界科幻大会组委会、世界华人科幻协会、电子科技大学、四川大学、封面新闻和爱奇艺共同联合发起的“国际青年科幻联盟”正式成立。

可以看到,联盟有着专业科幻机构的积极支持和热烈相助,同时,世界华人科幻协会、中国文化产业协会文化元宇宙专业委员会、成都市委宣传部、成都市科学技术协会、成都市科幻协会、腾讯天美工作室等40余家企事业单位加入,这些单位的加入和支持也为中国科幻迷,特别是占据科幻迷群体主题的青少年科幻爱好者提供了学知识、谋发展、促进步的新平台。

在新闻报道中,我们可以听到来自相关负责人的精心介绍。负责人介绍说,“国际青年科幻联盟”旨在通过联盟平台、链接政产学研全方位的资源,赋能中国科幻发展,营造优质的科幻生态,共同推进中国科幻事业和科幻产业的发展和创新。这些美好愿景在各专业的科幻企业单位的积极支持下,定能在不远的将来顺利实现,并且能够促进我们的科幻事业蒸蒸日上,让每一位青少年科幻迷都能在该组织的活动中充分感受到中国科幻产业的魅力。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新闻报道中还提到了这个联盟已得到斯坦福大学、伦敦大学学院、牛津大学、巴黎索邦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浙江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国内外70余所高校社团响应。据参加活动的朋友向笔者介绍,在成立仪式上有不少高校科幻协会的朋友在组委会的感召下应邀前往参加,共同见证了联盟的正式成立。高校科幻社团的同学们能够到现场作为旁观者见证这一重要时刻,正说明了青年科幻爱好者在这个联盟中的重要地位和促进联盟蒸蒸日上的积极作用。

高校科幻社团目前国内数量最多的科幻爱好者组织类型,也是孵化科幻作家和产业人才的重要平台。如何充分利用高校科幻社团为中国科幻的发展发光发热,是中国科幻界需要面对的共同课题,而“国际青年科幻联盟”的成立,正是让中国青年科幻爱好者们有了自己的代表,有了自己能够亲自参与中国科幻产业,为中国科幻做贡献的平台,据了解,这个平台正在推动在高校中招募创作志愿者,汇集科幻新人,开发科幻IP,这正是能够挖掘新作者,促进中国科幻不断进步的有益尝试,相信“国际青年科幻联盟”可以花少钱,办大事,促进中国科幻迈上新台阶。

科幻迷有代表,就让科幻迷有了群体特征,有了发声平台,有了时代任务。如果能够以这次科幻大会为契机,让一个个脱颖而出的“中国科幻代表团”登上国际舞台,笔者相信这将为世界科幻的发展提供中国智慧、中国方案,让中国科幻成为世界科幻新中心,为科幻产业的发展注入不竭动力呢!

文学编辑/子墨子夏子

美术编辑/子墨子夏子

审校/子墨子夏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