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CON特辑】成都世界科幻大会速写集——我对“国际青年科幻联盟”的一己之见
【WORLDCON特辑】成都世界科幻大会速写集——我对“国际青年科幻联盟”的一己之见

【WORLDCON特辑】成都世界科幻大会速写集——我对“国际青年科幻联盟”的一己之见


2023成都世界科幻大会

Worldcon 81

成都世界科幻大会速写集

——我对“国际青年科幻联盟”的一己之见


(本文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协会的任何立场、主观观点或评价意见。如何评价这一作品,完全是读者的独立意志和自由。)

在相当一段时间里我们都在争论有没有必要为科幻迷搞“组织”。有人会说没有任何必要,因为科幻迷不需要组织。这样的话语自有其道理,比如国内高校科幻协会上不去下不来,各种各样的组织内的破事,以及今天的大学生根本就不需要参加社团活动就可以在大学校园里度过成功的人生。

然而令混迹在高校科幻社团中的衮衮诸公们汗颜的便是崛起于白地之上的“国际青年科幻联盟”。这个联盟凝聚起国内高水平的科幻产业机构、科幻组织和科幻团体成员,成为中国青年汇通中国、联通世界的第一平台,开创了中国科幻全国性平台组织的全新先例,实在是不得不令人惊叹。

颇为不幸的是,像笔者这种有眼不识泰山的人却不能见识联盟的精妙,因此也无缘参与到其中的工作当中,只好管中窥豹,写一些一己之见了。

01

五月斯螽动股,六月莎鸡振羽

青年科幻联盟的出现大概可以追溯到上半年的五月六月之交。“五月斯螽动股,六月莎鸡振羽”,这正是议事办事的好时候,于是这个联盟大概地就组建起来了。

有人联系到笔者希望可以加入联盟的筹备工作中去,然而正如前文所述,像笔者这些人颇为“目中无人”,对这个新的联盟也只是盲人摸象。但当时笔者确实时怀着好奇心要加入这个联盟的微信群组中去的。

正在这时社团的成员们也集结起来开会讨论,一致决议说就算可以在微信群里潜伏,也不能加入联盟。一是对这种联盟是实在无福消受,二是联盟既然要假借各个学校的名号,然而却不和学校学院的领导商量,要是社团便宜行事,反而要生出乱子。

因此笔者虽然表示要加入微信群,但也只是“看一看”,不敢答应要参加和支持筹备工作。

如果一定要说笔者和协会参与了筹备工作,大概只有这么一句在群内的发言可以作为证据:

“大家,这里是世界青年科幻联盟的话,我觉得应该首先考虑和港澳台高校加强联系。据我所知台大很早就有科幻协会,能不能想办法和他们联系上交流交流?尤其是今年的科幻大会期间。”

虽然海峡对岸很早就阻断了各种联系,但想必以“联盟”后来吸引几十家科幻协会“响应”的本事,也不是什么难事吧?于是笔者便怀着这样的心理提出来了。

回应是“去联系下”,不过后来作为世界名校的台大并未出现在新闻中,也不见到港大等学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这个群的筹备活动从聊天记录来看还是比较活跃的,每周都会有几条消息,一般是:

“各位老师,大家好,刚入群的是xxx大学xxx科幻协会的xxxxxx会长,欢迎会长xxx入群”

“欢迎!”

“欢迎!”

这样的工作对于组委会的诸位来说,应该也是有着积极的促进意义,毕竟首先要把青年们聚集起来才好办事的呢。

不过除此之外,像笔者这样的无知之人对这个联盟的具体情况也是一概不知了,只是听闻要有很多机构企业单位加持、科幻大佬站台云云。

如果从后来公开的新闻来看好像也的确是这样:

“成都市科幻协会(成都世界科幻大会组委会)、世界华人科幻协会、电子科技大学、四川大学、封面新闻和爱奇艺共同联合发起的‘国际青年科幻联盟’……”成都市科幻协会是浦东新区科幻协会后“中国第一家市级科幻协会”和2023成都世界科幻大会的主办单位之一,世界华人科幻协会是华语星云奖主办单位,这些都是在国内科幻界享有崇高声望和悠久的优良事迹的组织,确实是重要的加持。

到了六月份,有一些传言说组委会召开了一个筹办会议,会议中发表了一些文件,讲了一些话,做了一些安排。

自然,笔者不是参加这个联盟的人,也不是响应到联盟工作的人,也就无福得知这个联盟是要从事什么活动,邀请什么成员和单位了,毕竟虽然是“青年”,但也没有参与到工作中去,不知道、不清楚是极为正常的。而和笔者一样,不能置身事内,有幸积极参与的青年大概也是大有人在的。如果一进到群里就看到满屏欢迎,大概容易冲昏头脑;面对各位科幻大佬,卑微的青年朋友大概不敢自作主张;而不能被介绍进群的“青年”,自然也是科幻素养不够,无福共襄盛举了呢。

虽然后来有些会议文件在几个月“联盟”成立后或口口相传,或私下传阅,逐渐从各种并不公开的渠道流传出来,但像笔者这样的青年也只敢对文件敬拜而领会其精神,各种大标题和引用、严密的组织架构都充分体现了“联盟”组建的方案是组委会诸公精心准备的不刊之论。尽管在今天看到这些文件,笔者大概充分理解、深刻体悟委员会的良苦用心,而在几个月前,恐怕笔者对联盟的工作只能是两眼一抹黑,如果一定要在当时妄加推测,大概也就是“联盟”将借着世界科幻大会的东风扶摇直上,打通产业链、利益链,为2023成都世界科幻大会的闪亮增添注脚,为中国科幻产业的发展再创新功吧。

而在这个微信群中,另外也有一些消息,比如常常有人分享活动消息号召参加。封面新闻的几位负责人就介绍了一个活动:

“6月28日,由封面新闻、成都市科学技术协会、电子科技大学数字文化与传媒研究中心、四川省天文协会、《科幻世界》主办的‘远航计划’科学季暨‘天问1000’知识挑战赛正式上线。活动以线上答题形式为主,包括科普、科幻两类题目,多选、单选、判断三类题型,个人赛事、中小学生赛事和团队赛三类赛事。目前,个人赛事、中小学生赛事已经开启,近期将开启团队赛。现诚邀各高校科幻社团组队参加团队赛。

活动轻松有趣,以积分制为排名规则,持续时间9-10月。答题活动的优胜者,将有机会受邀参加在世界科幻大会期间,由主办方发起的科学讲座、论坛和沙龙。感谢你的参与!”

一时间,天问1000还真在这个群组里掀起了一丝波澜,至少有九个高校的科幻协会填了报名单,不过后来参加活动时,这些科幻协会却露出了马脚。比起凌晨答题的中小学生们,懒惰的青年们实在是逊色太多,不一会儿就被挤到排名榜单的九重之外,要和火星上的祝融比一比了。

这场活动意犹未尽地结束后,群组里也就很少再有消息,连欢迎新科幻协会进群的消息都少了不少。偶尔,爱奇艺的工作人员们会来转发几个新举办的活动新闻。至于后来因为不再发消息,笔者也就耐心地从八月份起为世界科幻大会奔波忙碌了。

02

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第二次听说这个科幻联盟的时间,一下子便来到了十月份。

十月份的世界科幻大会在成都胜利召开了,虽然没有为“中国世界青年科幻联盟”添砖加瓦的资格和能力,但是跑到世界科幻大会现场听听讲座、凑凑热闹的精力和趣味恐怕还是有的。于是笔者便自己跑到了郫都区的大会会场。

到了20日,在事务会议的会议室里笔者遇见几位同学,聊起天来,聊到买票的事情并抱怨大会组委会莫名其妙地停掉了套票、单日票又实在太贵时,有同学提到大会中国有人在赠送单日票。再仔细一问,原来是“国际青年科幻联盟”的委员们要办成立大会,便找了一批欲参加世界科幻大会而不得的大学生,说提供参会单日票,希望可以到成立大会会场去。

原来联盟筹备进展神速,还有一天就要成立了!听到这里的笔者便恍然大悟,询问是否还能参加一下。虽然几个同学表示说不准是不是闭门会议,但笔者最后还是准备到现场共襄盛举一下,亲眼领略“中国世界青年科幻联盟”的风采。

然而这种愿望并不能实现,实际上到了第二天的时候各式各样的讲座和长达三个小时的事务会议让笔者抽不开身,而大概率由各种领导致辞、领导祝愿的成立大会好像也显得无足轻重起来,于是没有成行。

于是到了21日晚,和几个朋友饱食终日的笔者便突然看到了一则消息:

赋能中国科幻发展  “国际青年科幻联盟”正式成立


10月21日,2023年成都世界科幻大会现场,由封面新闻、成都市科幻协会(成都世界科幻大会组委会)、世界华人科幻协会、电子科技大学、四川大学、爱奇艺潮流文化坊共同联合发起的“国际青年科幻联盟”正式成立。
据相关负责人介绍,联盟旨在通过联盟平台、链接政产学研全方位的资源,赋能中国科幻发展,营造优质的科幻生态,共同推进中国科幻事业和科幻产业的发展和创新。
截至目前为止,联盟已得到斯坦福大学、伦敦大学学院、牛津大学、巴黎索邦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浙江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国内外70余所高校社团响应。
世界华人科幻协会、中国文化产业协会文化元宇宙专业委员会、成都市委宣传部、成都市科学技术协会、成都市科幻协会、腾讯天美工作室等40余家企事业单位加入。
此外,董仁威、姚海军、王晋康、何夕、顾备、韩松、郁刚、超侠、严锋、宝树、王诺诺等30余位著名科幻作家积极加入。同时,联盟也在欧洲、北美洲、东南亚地区分别建立了联络小组。

群组里也传来一阵“祝贺国际青年科幻联盟成立!”的美好祝愿。

啊!成立了新的联盟,大有可为,大有可为呢!

不过当时笔者正被雨果奖获奖者昏迷送医的事情吸引过去,还来不及关注。到了第二天22日,北京大学科幻协会却率先发难了,他们说北大幻协不知道这个联盟,也没有参与和响应。

仔细回忆,的确会注意到北大幻协在那个“青年科幻联盟高校社团会长群”根本无法找到。虽然浙大幻协的笔者确实留在了群里,但是笔者既没被邀请参加成立大会,也没有到达现场洗耳恭听,甚至连要正式成立的事情都是“见诸报端”之后才算听闻,哪儿来的响应呢?更不用说笔者不再任职社长后便说了这么一段话:

“现在就要成立这样的联盟,献礼的味道太浓,做事的能力太少。不仅不去采纳高校科幻协会这个聚集了最多青年科幻迷的团体种类的意见,甚至不愿意真正走进青年中,也不曾听闻其要如何培养新的作家、发展新的科幻迷,实在不能不担心起来。”

在这样的情形下,笔者不仅要考虑自己没有参加却被拉进大会成立之中未免有些过于荣幸,还得考虑协会也被无辜地卷进去的意外。协会的干事们便连夜在线上和线下开会讨论,立即决定发表一篇声明澄清协会同样不是“响应单位”,也不能参与联盟的工作。

当然说出上面那番话的时候,笔者没去参加成立大会,现场发表的教训和许下的愿望就没能听见,因此便会说出一些不做事实判断的话来。而又有外校同学被拉去参加了现场会,颇能发一些感慨。据说,准备着要开一些征文比赛,不过需要各位协会同学辛苦一下,因为没有资金支持,但希望可以将优秀作品的版权收集起来促进影视化云云。怕词不达意,还画了示意图出来:

这是一个后来优化了格式的图片,原图是草草画成的,颇为潦草

希望广大青年朋友能够共同行动起来帮助挖掘新的科幻IP,这大概是“国际青年科幻联盟”的美好愿景和近一段时间以来将要着力的工作了。像笔者和被带到大会现场的不少同学却抱怨说“既没有奖金,还要拿走版权,这真的不是白嫖吗”,恐怕是对科幻界长期以来用爱发电的同人文化认识不足、了解不够了。

在这次成立大会过后,联盟又变得悄无声息起来。好奇的笔者曾经到民政部的网站查询社会组织登记情况,无论是“中国世界青年科幻联盟”还是“国际青年科幻联盟”似乎都还没有登记的消息(作为对比,成都市科幻协会就已经进行了登记注册备案),笔者甚至还将照片发出来询问,不过也没有回复。不过考虑到大会结束后,2023成都世界科幻大会组委会的员工们大多去休了长假,而在其中发挥着关键作用的电子科技大学数字文化与传媒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谢梅大概也在忙着辅导自己的博士生和硕士生,因此工作出现了耽误也是很能理解的事情。

而波澜也在持续。清华大学学生科幻协会紧急地发表声明说自己与联盟无关,虽然在上面的公开新闻还无法找到,但仔细打听便得知清华幻协的朋友看到了一份流传在科幻迷中间却从未发表的“倡议书”,里面列出了发起高校单位:

发起高校单位:
电子科技大学科幻协会
四川大学科幻协会
西南交通大学科幻协会
西南财经大学科学幻想联盟
四川农业大学文学社
成都理工大学奇点科普科幻协会
西南石油大学科幻协会
西南科技大学科幻协会
西南民族大学科幻协会
四川师范大学科幻协会
西华大学科幻协会
成都信息工程大学FoTo科幻协会
成都中医药大学科幻文化协会
成都大学科幻协会
成都锦城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玄凤科学幻想协会
四川轻化工大学科幻协会


北京大学科幻协会
清华大学科幻协会
…………
浙江大学学生星弦科幻协会
…………
(持续更新)

然而问题在于这份“倡议书”从未公开发表,名单也是持续更新,按理来说其实并不。清华幻协的同学们见到一份不知真假的文档,也得惊恐地撇清关系,或许能够得知其对“联盟”的态度吧!紧接着上海交大幻协也发文澄清,说自己与联盟毫无关联,也不是什么“响应单位”。

又有人说,第一部分中云集响应的四川各高校科幻协会中不少还存在于“历史时期”,实际上已经解散了,甚至某些高校科幻协会从未成立过,是“科幻”的科幻协会

但是“国际青年科幻联盟”不仅不计前嫌,还可海纳百川,将众多激烈反对、漠不关心乃至存在于科幻作家作品中的科幻协会纳入麾下,如此强大的工作能力和博大的胸襟胸怀,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啊!

而在这样的壮举面前,我们也不得不充满期待,期待这个“国际”的“青年”的“科幻”的“联盟”能够建立一番功业,为即将胜利召开的亚洲科幻大会献礼,为郫都区打造中国科幻科创高地的宏伟蓝图做出科幻贡献呢。

03

跻彼公堂,称彼兕觥

正在大家正在满怀期待之时,11月26日,《超新星》杂志宣布创刊,并且热情地发布了征稿通知:

《超新星》杂志希望能够为中国科幻创作者提供更流畅地走向国外的渠道,搭建推动作品展示和科幻交流的平台,国际青年科幻联盟同Wonderock Inc.联合创办《超新星》双语科幻杂志,该杂志为公益性质的科幻粉丝杂志,邀请权威学者和科幻作家组成杂志编辑委员会顾问团,邀请新生代科幻创作者组成开放的杂志编辑部,希望能够服务最年轻的科幻创作爱好者,呈现中国科幻年轻创作者独特的风貌。
《超新星》杂志取名源于恒星演化过程中经历的剧烈爆炸,突发的电磁辐射经常能够照亮其所在星系,我们期待杂志选用呈现的科幻作品以及其创作者也能够迸发出如超新星爆炸般的冲击力,在中国科幻事业发展中呈现与众不同的内容。
Wonderock Inc.将在每期《超新星》杂志中挑选出合适作品进行翻译,并根据作品风格在多个海外平台上宣发,投稿作品的中文版权仍归作者所有,为保持翻译渠道顺畅,《超新星》杂志和Wonderock Inc.不会收取额外翻译和宣发费用,享有被选用翻译的中文版作品对外的独家专有权,主要包括翻译权、复制权、发行权、摄制权、改编权、收录权、外文版版权等,其他非翻译栏目的作品版权仍归作者所有,但《超新星》杂志有对投稿作品选用展出和出版的权力。
《超新星》杂志将根据实际来稿情况,按照平均至少每两月一次的频率发刊,并根据实际订阅印刷成本,面向所有人开放零利润实体印刷粉丝杂志的订阅,同时积极向多个刊物、赛事、平台推荐作品和举办联动赛事,展示其他赛事和组织相关活动的优秀作品和获奖作品,并根据作者意愿区分“仅作展示”和“同意被选用翻译”两种类型。
每期《超新星》杂志将设立三种固定栏目,分别是:A科幻小说(小小说/短篇小说/中短篇小说/中篇小说/长篇小说)、B科幻评论(随笔/书评/影评/杂谈)、C科幻采访(个人/社团/组织),同时根据实际情况不定期设立以下特别栏目:联动赛事获奖作品展示、中外科幻讯息快报、科幻文学选刊、特别专题栏目、中国科幻活动报道等。

除了征稿通知之外,《超新星》还宣布了要进行联动的消息:

怀着好奇心,笔者便将推文发给负责钝评奖得朋友。钝评奖的朋友们接到消息都表示颇为惊讶,虽然曾经听闻要进行合作,但没想到已经开始联动发文,不久便说要去联系尽快取消合作。猫小幻回复是的确在进行联动。

于是26日,“超新星科幻”将25日的推文全部删除,并补充了一个没有任何联动消息的新推文。

自然,办一份杂志也是好事情,虽然联动上出了小小的意外,也是可以理解的。不仅如此,号称粉丝杂志FANZINE的《超新星》坚持不收取任何发表费用,还创新性地与海外公司开展合作。虽然Wonderock Inc也只是处于草创阶段的企业,没有什么实际业务,但相信大家携手合作定能开创一份基业,取《零重力报》而代之呢!

27日这天,科幻光年在认真调查,仔细问询详细情况之后在微博发表了一段文章:

谁能想到,一个国际科幻组织,“国际青年科幻联盟”,它的成立和启动,建立在虚假宣传和欺骗上。这个所谓联盟,靠信息不对称,欺骗愚弄了这么多高校、科幻人士、产业人士、科幻迷,听说还要和华语科幻星云奖达成长期合作,真是滑了大稽。北京大学科幻协会、清华大学学生科幻协会、浙江大学学生科幻协会(应为浙江大学学生星弦科幻协会,笔者注)、交大科幻协会(指上海交通大学,笔者注)已经发出声明,其他所谓其他海外学校(斯坦福大学、伦敦大学学院、牛津大学、巴黎索邦大学和国内各大高校)的“响应”,完全是自说自话,无法相信。
我和接近事情真相的人士聊了一个多小时,大致掌握了来龙去脉。现在科幻圈搞诈骗的真不少。服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第二天,上游新闻(在重庆)发表了一篇新闻报道:

上游新闻的记者找到笔者时,笔者很诚恳地回复说:

“联盟没有回应过。”

而在笔者写作时,又有好几个科幻协会争先恐后地发表声明自证清白、划清界限;河流正在接到来自联盟工作人员的好友邀请。

在微信群里并没有什么消息,组委会大概是在“跻彼公堂,称彼兕觥,万寿无疆”。

而如果一定要问笔者对联盟的态度的话,大概是:

“这里一切都很好,就是没有墨水,红色的蓝色的都没有。”

文学编辑/子墨子夏子

美术编辑/子墨子夏子

审校/子墨子夏子、远日

浙江大学未来城市构想征文大赛持续进行中,决赛即将开始!

2023-2024学年秋冬学期“科幻之路——文学、历史、电影和其他”社团精品课正在进行中!

协会于近期推出“在最美好的城市见证闪亮的科幻希望”系列专题文章,介绍包括雨果奖、世界科幻大会等的历史沿革和掌故趣闻,并回顾本届大会自筹办以来的数年艰辛历程。戳此处链接阅读

【分论】【WORLDCON特辑】成都世界科幻大会速写集——当周树人遇见幻熊科梦

【分论】【WORLDCON特辑】成都世界科幻大会速写集——科幻迷有了自己的代表

【分论】【WORLDCON特辑】成都世界科幻大会速写集——神圣终结的开始

【分论】【WORLDCON特辑】在最美好的城市见证闪亮的科幻希望(二)

【分论】【WORLDCON特辑】在最美好的城市见证闪亮的科幻希望(一)

【分论】【WORLDCON特辑】在最美好的城市见证闪亮的科幻希望(一)

【分论】【WORLDCON特辑】在最美好的城市见证闪亮的科幻希望(一)

2023-2024学年浙江大学学生星弦科幻协会招新通道已经开启,点击“阅读原文”即刻加入幻协!戳此处链接,了解我们的招新

【特报】我,星弦幻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