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的意义与意义的存在——《炎拳》
存在的意义与意义的存在——《炎拳》

存在的意义与意义的存在——《炎拳》

引言:“热血”的《炎拳》

因为“冰之魔女”,世界被冰雪与饥饿还有疯狂所笼罩着,受冻的人们渴望火焰。拥有再生能力的祝福者阿格尼以及妹妹露娜,这对相依为命的兄妹即将面临的到底是悲惨的命运还是……!?

简介是这么说的。

如果只看简介,《炎拳》看起来还相当王道热血。而事实上,虽然《炎拳》并不王道,但从某种意义上确实相当热血。

毕竟几乎每一话都有那么几页“热血”占满大半画面。

平心而论,光看出血量,《炎拳》的的确确不如《电锯人》,藤本树对于大肠的特殊癖好也是在《电锯人》中初现端倪(但因为是黑白漫画于是很奇妙地通过了审核)。但是,如果说《电锯人》的大出血场景以极为简单粗暴的暴力带来视觉冲击,那么,《炎拳》的R18-G画面更多则是对心灵的直接震撼。

很遗憾漫画简介连第一话都不能完全涵盖:妹妹死于“永恒的火焰”,拥有更强再生能力的哥哥于濒死之际听到了妹妹的期许——活下去——哥哥活了下来,带着永恒的火焰,永恒的痛苦。“火焰”、“炎拳”都只是阿格尼的特征,却不是阿格尼的标志。阿格尼的标志有且只有一个——痛苦。火焰加身之痛,失去至亲之痛,无能为力之痛,残酷命运之痛,虚无世界之痛,绝望、虚妄——幻梦破灭之痛。这是为什么第一话的第一页弹幕全都是“快跑”——痛,太痛了。

如此痛苦,却仍然,且必须要活下去,为了复仇,为了失而复得的“妹妹”(恋人),为了将阿格尼这一可怜人奉为神明的更多可怜人,为了继续存在——世界的存在,人类的存在,阿格尼的存在。

这是我唯一一部看完一遍后不想再看第二遍的漫画,也是唯一一部让我看完后睡不着觉的漫画,甚至是唯一一部看完这一话后没有勇气看下一话的漫画,短短83话,我像是看了83年。而在看完《炎拳》的几个月后,我依然会不觉会想起《炎拳》的情节——后劲儿是真tmd大啊。但即便如此,它依旧是一部优秀且深邃的佳作。

当然,如果有任何人出于好奇想去看一看《炎拳》,我只会说:

快跑。

以上,算是引言。

《炎拳》上演于一个怎样的世界

简单而言,末世。

没有域外文明入侵,没有震荡世界的核战争,也没有人类与变种人旷日持久的争斗,就是简单且直白的末世:地球的能量没啦,你们都要死啦。

听起来很扯淡,确实也很扯淡,但即便如此,我们人类还是很顽强的。冰天雪地里苟活着的人类编造出“冰之魔女”的谎言:祝福者“冰之魔女”让世界陷入冰冻,只要做掉她世界就回归正常啦。如此渺茫且空虚的愿望,成为所有人活着的唯一希望。所有人都看不到希望。人们活着,只是为了生存的本能和纵欲的需求。所有人都是病态的,甚至于,死去才是这个世界中唯一体面的解脱。

藤本树的天才之处在第一话就得到体现——第一页,他就向我们赤裸裸地展示这个世界的绝望与疯狂:再生祝福者将自己的手臂砍下,作为村庄几乎唯一的食物来源。而在之后,藤本树亦毫无保留地披露这个世界的病态:人被分为两类,城中的“人”和城外的“薪柴”,“薪柴”的唯一功能是被“人”消耗,哪怕他们都是人;没有特异功能的“人”可以被随意抹杀,而拥有特异功能的“祝福者”的生命却格外宝贵——通过药物(以及药物产生的疼痛)刺激,不同能力的祝福者可以产出不同的资源,电能、火能、淀粉……——末世下珍贵的生产资料;编造“神”的“信仰”的首领比“薪柴”们多拥有的不过是现世中的温饱生活,却要承担所有的绝望以及领导幸存者追求不存在的安定生活,百年。她也是再生祝福者,不会衰老,只要她不卸下身上重担,她也不会死亡。

人是消耗品,人是消耗品,人是消耗品。

无人反抗,无法反抗,无论是对掌握绝大多数的城市,还是极为刻薄丑陋的命运。

炎拳出现了。

炎拳》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由于我的故事讲述能力过于抽象且《炎拳》本身情节曲折复杂,我很难将其复述,在这里附上相关视频BV号,漫画就不要去看了。(BV1Cf4y1x7ig)

总的来说,《炎拳》讲述了阿格尼的挣扎与痛楚。带着“活下去”的诅咒,阿格尼被迫在这片丑陋大地上背负起本不属于自己的沉重责任:为妹妹复仇;成为乐子人导演电影(烂片)中的主角;在城市毁于火焰后(人类彻底玩完,只剩下零星幸存者)成为幸存者眼中的神明,以自己的血肉(切下没有被火焰覆盖的一半脸颊)供养幸存者;失去火焰后守护“家人”(曾经仇人收养的长大后的孩子以及和妹妹长相完全相同却失去记忆被阿格尼当作妹妹的另一位仇人);重获火焰后为了救回被掠走的妹妹/仇人/恋人而向自己的信徒开战;失去记忆与火焰后,被冠以另一个名字,作为“弟弟”又活了八十年;万年后,登上宇宙中的“树”,与“妹妹”再度相拥。

阿格尼成为过很多人,阿格尼被冠以过很多身份,阿格尼背负众人的命运——他并不想如此,他迫不得已。我们看到,阿格尼的存在被不断拆解、异化,成为不是阿格尼的任何人——阿格尼早就在永恒之火降下之时死在雪地中。

“活下去。”

阿格尼重新站起来,成为一具复仇的烈火残躯,哪怕妹妹的本意并不是如此。

“你一定是神明吧。”

阿格尼无意间救下的少年桑如此憧憬阿格尼。

“来当我电影里的主角吧。”

阿格尼变成导演利贺田电影中的主角,因为导演允诺他复仇。

“您是我们的神明。”

“为什么。”

“您带来了火焰与温暖,救下我们所有人,摧毁了贝西姆德克,您一定能带领我们走过寒冬。”

“薪柴”们跪拜于阿格尼前。

阿格尼来到仇人德玛面前。曾经的士官长,如今沧桑的老人。德玛向阿格尼求饶。

“让我做什么都行,但请不要杀了我,我死了,我收养的孩子也都会死。”

阿格尼想到了自己和妹妹。如果当时德玛施以怜悯,妹妹就不会死,自己也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现在,阿格尼拥有怜悯的权力。

阿格尼听从利贺田的劝说,放过了德玛和孩子们。

阿格尼想到了自己和妹妹。德玛降下火焰时,分明露出了笑容。

“成为炎拳吧。”

妹妹的身影浮现。

阿格尼成为了炎拳。

阿格尼杀了所有人。

“活下去。”

导演救下走入冰湖的阿格尼。在死于阿格尼的火焰前,导演如是说。

阿格尼活了下来。再度。

“你是我哥哥?太好了。”

阿格尼看着眼前酷似妹妹而已经失忆的仇人尤达。阿格尼希望自己是她的哥哥。阿格尼撒了谎。阿格尼露出笑容——绝不会出现在人类脸上的笑容。

“我知道你不是我的哥哥,但我们依然可以成为家人,以生孩子的方式。”

阿格尼与尤达结合,他们成为了家人。这意味着什么?阿格尼没有思考。

“阿格尼大人啊……!才不会做这么残忍的事情呢!!!我的……我的阿格尼大人啊……他是为正义而生……为打倒邪恶而存在的……!大英雄!!他是神明啊!!只要有人向他求救,阿格尼大人必定会回应他们!他是我的偶像……!是这个世界的主角……!那副面容,完全就是个大反派啊!!”

桑的雷电一遍又一遍地劈下,桑说的对,眼前匍匐在地的,被火焰覆盖的人不是阿格尼——他是炎拳,为复仇而生,为杀了所有人而生。阿格尼疯了,阿格尼死了,阿格尼早已不知道自己生为何物。

自己为什么而活?

活下去。

活下去。

活下去。

活下。

活。

想要活下去。

阿格尼的火焰焚毁桑。

阿格尼站起来。

尤达与阿格尼相拥,与炎拳相拥,与火焰相拥。尤达吻上阿格尼。火焰攀上尤达。

“你已经不需要再去杀任何人了……真是对不起,让你一直演我的哥哥。你不是复仇者,不是主角,不是神明,亦不是炎拳。这次你就成为你想成为的人吧。这就是我的愿望。

活下去。”

尤达恢复了记忆。尤达熄灭了阿格尼的火焰——以摧毁阿格尼再生核的方式。阿格尼再生了,阿格尼失去了记忆。

“我想求您一件事,奈奈特。他已经不再是任何人了,请您让这个人幸福地活下去。这是我成为树的条件。”

奈奈特的弟弟,桑,死了,死于炎拳。阿格尼以桑的身份活下去。

尤达成为了“树”,通往宇宙的树,汲取其他星球的能量供养地球。

他们战胜了这个绝望的世界。相对而言。

八十年后,奈奈特死了,桑年轻依旧。电影院建成了,上演的唯一一部电影是利贺田的《炎拳》。桑是唯一的观众。

“树”只能养活周围的土地,战争依然延续。

“这个地球已经开始腐朽了。”

桑的学生给桑留下能够杀死再生祝福者的药,离开了。

数百年后。

尤达在宇宙中感到无尽空虚。

祈祷,为已不记得名字的男人的幸福。

数千年后。

尤达在忘却中永恒。

祈祷,向一个能为自己带来温暖的男人。

数千年后。

地球在很久之前被什么撞到粉碎开来。尤达早已忘了自己的身份。尤达想通过结束自己的生命来结束虚无,但她知道虚无的结束只不过是新的虚无的诞生。

数万年后。

数万年后。

数千万年后。

尤达得出结论——这份痛苦将永不消失。

“谁来救救我……”

阿格尼找到尤达。两个在寂寥苍茫渺无生机宇宙中飘荡的人类找到彼此,紧紧相拥。

“我的名字是桑!你呢?!”

“露……娜……”

两个求死之人,两个永生之人,两个永恒之人。在人类灭亡千万年后,一位成为桑(Sun),一位成为露娜(Lunar)——虚假的“桑”与虚假的“露娜”。

炎拳,完。

《炎拳》的表征与内在

炎拳的特征很明显——荒诞、虚无、存在。

作为藤本树第一部长篇漫画,《炎拳》中杂糅了太多藤本树想要表达的思想——人的本质、自我认知、生命意义、人类发展……但拨开所有复杂的表达,《炎拳》跳不出以上三个词。

荒诞,是《炎拳》最显著的表征——极端病态下,人物缺少我们定义中“正常人”的逻辑思维,或者说,在那个世界中活下来的人,只能是病态且怪诞的人。

冥场面——提头戏水图

荒诞在《炎拳》中无处不在——兄妹砍下手臂作为食物;导演为了拍电影操控局势;贝城的名字和信仰都来自于三流烂俗电影;知道复苏世界方法的人复苏世界是为了看《星球大战》续作;妹妹和仇人外貌相同,只是因为她们都展现了前人类的特征这个扯淡的理由;尤达牺牲自己拯救的地球,因为“被什么东西撞上”而最终毁灭……无处不在的荒诞使《炎拳》极为戏剧化,虽然其中很多怪诞情节不失为喜剧情节,但阅读至此的读者往往笑不出来——所有人都知道,一切的荒诞都源自于极致的扭曲与压抑,在残酷的世界下,要么成为疯子,要么抓住某种微不足道的“希望”苟活,要么死。而无论怎样荒诞,怎样疯狂,其背后的本质永远同一——虚无,极致的虚无。

虚无来自哪里?所有人都会死,而且大概率是惨死。哪怕“树”暂时拯救了世界,万年后地球依旧毁灭于小行星撞击。

活着有意义吗?如果生来就是为了受难,生来就是为了死去,生有意义吗?

而这样的虚无恰恰在前期有着良好生活的尤达身上得以最好体现。当所有人或多或少都能找到活着的动力时,尤达背负了所有的谎言——她能听见“神的声音”,编造出来的神,以此安慰普通士兵;她要带领士兵寻找不存在的“冰之魔女”,要给所有人编织世界依然有救的希望;她背负城市生存的重担,成为首领,将要引领人类前进,她追杀炎拳,因为这会对城市带来威胁——她早就累了。尤达是最希望城市/人类毁灭的人。当炎拳与死囚的战斗摧毁城市时,当城市居民在火焰中哀嚎时,当士兵陷入绝望时,尤达笑了。她解脱了。她主动触碰阿格尼留下的火焰,以此结束自己的生命。

当然,她失败了。“冰之魔女”(假)救下了她。她仍有价值——成为“树”拯救所有人,代价是她将永远活下去,她将与自己百年来最大夙愿相违。

中间有颇多曲折,尤达最终成为了“树”,在千万年中感受无尽的虚无与孤独,直到再度遇见阿格尼。尤达作为再生祝福者,背负了本作绝大多数的虚无感。

那么《炎拳》是一部虚无主义作品吗?并不是,哪怕《炎拳》中处处是压抑癫狂的荒诞与黑色幽默,处处是令人绝望令人发指的虚无,它依旧是一部存在主义作品。

人类走向毁灭,但作为人的个体仍在努力存活;活着可能缺少意义,活着的人们寻找生存的意义——阿格尼,15岁少年死在雪地上,炎拳站了起来,在冰天雪地中行走,寻找存在的意义。

存在的意义是复仇吗?是毁灭吗?是保护吗?  或许我仍存在至今的意义只是想要继续活下去罢了。

阿格尼只是一个生长于可悲环境缺少正确教育被迫被剥夺为人的身份与权利的愚昧无知看不清现状看不清未来的永远无法从十五岁阴影中走出的孩子。他却成为了神明,成为了“主角”。阿格尼是极为不幸的,他背上不属于自己的沉痛命运,背负身体和心灵的双重灼烧;阿格尼也是幸运的,一路上有着爱他支持他的人,有意或无意,阿格尼遇见的人帮助阿格尼找到真正的自己。

活下去。活下去。

阿格尼无数次死而复生,阿格尼不能死——阿格尼尚未找到真正的自己。

阿格尼失忆前,他回想起自己与妹妹的过往:家里已经缺少食物,看到爸爸妈妈少吃饭,阿格尼与妹妹也少吃饭。当爸爸妈妈问起来时,阿格尼撒谎说自己与妹妹在山上找到了芋头,已经吃饱了。妹妹看到哥哥这么说,也说自己吃芋头已经吃饱了。一家人开心地笑了。

明明没有吃到芋头,兄妹却都觉得自己已经饱了。明明平时都饿的睡不着觉,这天晚上,阿格尼和妹妹却不知道为什么很快就睡着了。

这或许就是阿格尼所期望的:平静、温暖、和家人一起快乐地生活。

人死后是什么样的?

阿格尼如是问导演。

是电影院。

每个人拿着自己的票,在前台买爆米花和可乐,按着票上的号入座,然后开始看电影,一部又一部——永远。

阿格尼找到自我了吗?

在阿格尼与尤达最后的相遇中,即使双方自我介绍的并不是自己原本的名字,却是最纯粹不带任何标签和目的的自己,在温暖的相互拥抱中,结束了诅咒的末世之旅。

“炎拳”失去记忆,阿格尼死了。阿格尼出现在电影院,结束痛苦来到妹妹身边。

“桑”取代阿格尼活了下去,于千万年后与“露娜”相拥而眠,结束了末世的苦旅。

阿格尼或许成为了真正的自己。

极致的荒诞主义,极致的虚无主义,极致的存在主义,极致的现实主义,极致的浪漫主义。

存在的意义只在于存在本身。

这是《炎拳》的故事。

结语

总而言之,《炎拳》确实很痛,这种痛来自于无处不在的压抑,无法改变的命运,无能为力的现实。但《炎拳》亦饱含藤本树式浪漫主义——阅读的所有痛苦,都在“桑”和“露娜”相拥那一刻转变为夺眶而出的热泪。说到底,存在的意义这个问题是否又真正有意义呢?人类的意义,生存的意义,文明的意义,所有珍贵之物皆是谎言,就连死亡,都似乎那么虚假,那么虚无——只有存在本身是真实的。我们所见、所感、所爱都可能是虚假、虚无、荒诞的,但那又如何?谎言中的情感又何尝不是真实的呢?

胡闹的复仇故事,可笑的宗教崇拜,轻易死去的人们。这是炎拳,这个追寻爱,追寻痛苦,又爱上人生的故事。

一开始,我让想看《炎拳》的人快跑,现在,我改变心意了,我觉得所有人都应该去看《炎拳》。

因为看到《炎拳》读者难受我很开心。

我是乐子人。

最后,我想说的是:

尤达真的很好看。

作者/纪秋

文学编辑/阿乐

美术编辑/阿乐

审校/子墨子夏子

《科幻新闻和报纸摘要》第20期特别策划——2023中国

十大科幻热词评选正式公布评选结果

本周举办多场“论衡”科幻文学系列讲座,累计参与可获美育类第二课堂记点,欢迎参与

浙江大学未来城市构想征文大赛决赛取得圆满成功

协会于近期推出系列专题文章,介绍包括雨果奖、世界科幻大会等的历史沿革和掌故趣闻,并回顾本届大会自筹办以来的数年艰辛历程。全新系列文章——回顾世界科幻大会五天

历程已经推出,戳此处链接阅读

【分论】【WORLDCON特辑】成都世界科幻大会速写集——我对“国际青年科幻联盟”的一己之见

【分论】【WORLDCON特辑】成都世界科幻大会速写集——当周树人遇见幻熊科梦

【分论】【WORLDCON特辑】成都世界科幻大会速写集——科幻迷有了自己的代表

【分论】【WORLDCON特辑】成都世界科幻大会速写集——神圣终结的开始

【分论】【WORLDCON特辑】在最美好的城市见证闪亮的科幻希望(二)

【分论】【WORLDCON特辑】在最美好的城市见证闪亮的科幻希望(一)

【分论】【WORLDCON特辑】在最美好的城市见证闪亮的科幻希望(一)

【分论】【WORLDCON特辑】在最美好的城市见证闪亮的科幻希望(一)

2023-2024学年秋冬学期“科幻之路——文学、历史、电影和其他”社团精品课正在进行中!

2023-2024学年浙江大学学生星弦科幻协会招新通道

已经开启,点击“阅读原文”即刻加入幻协!

戳此处链接,了解我们的招新

【特报】我,星弦幻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