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弦·菏下镇
索拉联合

索拉联合

索拉第一共和国(太阳系内时期)

随着地球上的资源消耗加剧,环境逐渐恶化,国家之间的冲突愈加激烈,这种紧张的局势又迫使他们将资源投入到军备竞赛之中。在这个恶性循环之中,国家之间主动或被动的联合在一起,使得竞争变得出奇激烈,资源被军工绑架,部分地区甚至发生了大规模的饥荒。为了转移国内矛盾,政客们纷纷对外强势,意图通过对外战争赢得选民们的支持。他们指责对方的不义与贪婪,将对方宣传为战争罪犯,但是同样的罪名一样可以套在自己身上。局势终究还是走向了不可避免的战争。当人们开启一场战争时,他们往往相信自己会取得胜利,但是战争从来都出乎人们的意料。一开始,战争确实缓和了国内矛盾,合并了不同国家的资源,但是赌徒们可不会就此下桌,他们不断地下注,不断地获胜,直到他们再也离不开赌桌,陷入了必然的失败。区域性冲突就这样被赌徒们推进成为了世界性的大战,激烈的战争进行了数年,在核威慑的情况下,双方克制在地表使用它的欲望,但是外太空的卫星被摧毁殆尽,其他毁灭性的装备摧毁了城市与农田,国家彻底陷入了久战不胜、胜亦无果的泥沼,看起来,没有人能够结束这场战争,最终的结果只能是一同毁灭。

忍无可忍的群众最终还是推翻了支持对外战争的政府,在长期的战争中,他们被迫去与别国的朋友战斗,又要忍受着畸形的经济体系和看起来完全没有尽头的,于是先后推翻了自己的政府。没有国家能够继续这场战争了,而且任何一方都不能接受战败之后被掠夺资源的结果——如果是这个结果,他们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同归于尽。这是一场没有战败国也没有战胜国的战争,只有海量资源被消耗,仇恨在积累。幸运的是,在几位传奇人物的推动之下(可以是依靠其号召力,也可以是某项极其重要的科技的突破),最终人类保持了可贵的理智,在失控地滑向深渊之前停下了脚步,联合进行了地外资源的开发。

首先是地外中转站和月球中转站的建立,然后经过了漫长的建设,在行星际大型运输船和全自动化工业机器人的帮助下,火星上建立起了第一个矿井,第一个工厂,到solar第一共和国最重要的工业基地。以火星为跳板,人类很快就在小行星带和环木星轨道上建立了工业基地。在随后的数百年里,人类征服了太阳系内所有行星,这是属于索拉第一共和国的的黄金时代,资源几乎无穷无尽,工业机器人的广泛使用使得人类真正解放了双手,生命科学的进步使得饥荒成为了历史里才有的词汇,虚拟现实的发展让人们更多的活在虚拟世界之中,这是属于艺术的时代,人人都是独特的艺术家,个体的独异性被充分发挥。

在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全人类联合探索太空之后千年,广大的行星基地和卫星城令人们将目光转向了自己的生活。这本来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是当人们落陷进去之后,这种安逸而美好的生活软化了人类探索的勇气。一开始,人们认为稳定安全的恒星际探索并不是什么难题,出于谨慎保留了相当一部分的资源用于恒星际探索的研究和进行。可是,没有人会想到,人类消耗资源的速度增长之快,以及恒星际探索所消耗的资源之巨。上百年的安逸让人们软弱,军队成为了某种有些多余的传统,人们沉浸在自己艺术创作之中,聚集成一个个小团体彼此欣赏,创造出只有团体内成员欣赏的作品,为自己喜欢的虚拟偶像做曲。一切都安逸且美好,直到一次意外的事故,人们惊奇地发现恒星际探索研究的进展之慢,并且资源的消耗早早超过了人们的估计。那是一个计算上的失误,几个数量级的差距让人类现有的资源预算瞬间变得十分紧张。这个愚蠢的错误让各个殖民地之间的关系瞬间紧张了起来,没有人自愿放弃美好的生活,不敢去挑战浩渺的星空,却依旧敢于向同伴挥刀。

“人类是那样的一个种族,即使在战争之中,也不肯放弃那些多少有些显得无用的传统,这种奢侈令他们险些毁于一旦,但在某些时候这种奇怪的特性却正是他们强大之处。”morulae帝国最著名的学者这样评价索拉共和国的历史。

战争,千年都未有过的战争,重新出现在了太阳系之内。千年之前,人类为了领地和牛羊战斗,为了香料和白银战斗,为了香蕉和石油战斗,现在,人类又要因为网络资源和能源战斗。军队被重新强化组建,存贮在服务器内的艺术品在爆炸中消逝,学者的声音被淹没,曾经生产工业机器人的工业基地如今在生产战机,城市在火光中破碎,最终在真空中寂灭。毁灭的情绪一方面向外倾泻,一方面又反过来摧毁自身。中央政府一开始想通过政治手段解决,错过了发展军工的时机,导致在一开始的军事实力并不占优,没能在起初就镇压下叛乱。随着火星方面和地球方面的决裂,在地球的中央政府彻底失去了它拥有的地位,为了维持自己美好生活的权利,殖民地政府互相攻讦,掠夺着对方的资源。

作为独立的势力的太空资源开发委员会掌握着星际运输,在中央政府倒台后就一直保持着中立,但是在激进的米兰卡斯托学者们联合军队推翻了火星殖民政府和地球政府之后,太空资源开发委员会展现出了对其绝对的支持。他们联合起来,强行推翻了各个殖民地上所有的政府,建立了索拉第二共和国。

索拉第二共和国(恒星际探索时期)

在学者的理论指导、委员会的规则细化和实施、军队的强力执行下,社会资源被强硬地整合在了一起,一切都为了恒星际移民这一目标服务。

为了防止人类被困死在地球上,第二共和国进行了“火种计划”,向外发射了大量载有人类胚胎、强AI和其余必须资源设备的太空飞船。“我们不知道我们能否成功,我们在发射之后也几乎无法与他们取得联系,但是,至少,我们保留了希望。”

三代人之后,空间跃迁技术、亚恒星际航行技术、冬眠技术拉开了星系殖民的序幕。这种不成熟的空间跃迁技术非常的危险,只能确定跃迁的大致方向和距离,这个时期的跃迁精度只有不到60%,成功率也只有不到30%,并且这种短暂开启的“通道”只允许最小规模的太空梭通过,否则就会造成不可预估的紊流。而亚恒星际航行技术,基于在奥尔特云之外发现的新物质提供能源,可以支持1光年以内的航行,最高速度达到了光速的10%,确保在跃迁之后通过常规航行在一定程度上修正路线。

在人类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之后,终于第一次在半人马座(后更名三体)恒星系中建立了殖民地,学者-委员会-军队的制度也和平下台,权力被重新分配。

随着资源更加丰盈,常规星际航行技术不断研究,突破了10光年的航程,最高速度也突破了光速的18%。跃迁技术也更加稳定,但是大型运输船始终不能进入“通道”,其余规模舰船也存在着随跃迁长度增加而稳定性急剧下降的问题,且稳定的双向“通道”也毫无头绪。幸好,微型的稳定“通道”能够保证信号的恒星际传输。

逐渐庞大的索拉为了维持自身的运转就不得不去寻找更多资源,寻找更多资源的过程中又不得不消耗更多资源——即使是为了维持现状,索拉也必须对外扩张,更何况发展进步是永远不会停止的过程,对资源的消耗也会不断增大。与此同时,对资源匮乏的焦虑刺激着索拉共和国的对外扩张显得更为疯狂,为了加快殖民地进度,AI的限制被放松了,AI拥有了有限的自决权。由于索拉仍然坚持着家庭式的抚养模式,人口增长相对于领地的扩充显得十分的缓慢。在实用主义的指导下,克隆人(严格意义上并不是完全克隆,基因序列中引入了一定的随机变量)逐渐被社会接受并拥有了一定程度的人权,在开拓队、工程队、运输队、军队中都有着一定占比。

在扩张中,人类终于发现了地外生命,其中也有部分已经演化出了文明。索拉共和国不可能因为这些事放弃向外扩张的脚步。在这个时期,索拉共和国(某个权力很大的学术机构,后面会填坑)将行星划分为不同的宜居度并给出改造意见,会根据坏境、资源、生命进化程度等综合考量,确定是否在地表改造。当地文明则以协助发展、邀请加入为主。

同时,也有部分“火种”被回收,在这个过程中,索拉共和国第一次接触了一个文明程度对等的文明——莫茹菈帝国,尽管这个初次接触并不是十分愉快(见文章《solar星际探索史》)。在与莫茹菈帝国接触中,索拉共和国交易到了最重要的科技使用权——稳定的大型“通道”建设(被索拉称为“星门”),而索拉提供他们最引以为傲的常规星际航行技术。

借助莫茹菈帝国远程跃迁技术,索拉的扩张速度迈上了新的阶梯,很快就拥有了现有版图的基础。在这个狂野扩张的时代,宏伟的太空工程一项项实现,戴森球计划,恒星际AI计算网络,星际通路等等。这个时代被成为“星光时代”,从索拉所属的任何角落,都可以看到索拉的行政星遍布视野,星光连缀成片,即使是开拓队中最普通的成员,在想到索拉的辉煌时,也会骄傲地挺起胸膛。

辉煌之后,没有漫长的衰落期,索拉似乎一夜之间就崩溃了。在后世看来,这也不能说是全部都是因为意外导致了索拉第二共和国的毁灭,过速的扩张在积累外部矛盾的同时,也在撕扯着索拉内部。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的控制力随距离的增大而显得疲弱,而且民众的生活似乎也没有随着领土的扩大变得更好。总之,索拉第二共和国在千年扩张之后,走到了末路,再也没有任何可能重新回到那个星际探索扩张的“星光时代”了。

在这场被成为“破碎的星光”事件中,首先是因为流变星带的异动和索拉的狂妄,大量殖民地被毁灭,错误的应对措施激起了克隆人与原生人的矛盾,他们互相指责对方背叛了索拉的理念。这场大叛变以AI计算网络被破坏开始,双方都认为是对方为了篡改AI建议和民众选举而做出的无耻行径,内战正式爆发。原生人惨烈地取得了胜利,中央政府却已经无力弹压越来越多反叛独立的殖民地,索拉第二共和国原本最骄傲的绵延夜空的一片星光彻底破碎。莫茹菈帝国则诡异地作壁上观,冷眼看着索拉战乱四起。

索拉第三共和国

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内,索拉分裂成了数百个独立的领地,残存的克隆人在流变星带边缘和师门长城附近继续反抗着政府。在这场动乱之中,最大的矛盾是原生人与克隆人之间的矛盾,这几乎撕裂了整个索拉,对克隆人的政策也令其他种族心寒。原生人内部也分裂出了不同派系,其中一派坚持原生人至上主义、克隆人只是工具;另一派则主张克隆人乃至所有愿意承认索拉政府的种族都应该拥有和原生人同样的权利;甚至有人主张折中,将索拉的公民进行分级,这是支持人数最多的一派,可是对于分级标准与权利分级,又划分出了数个党派。原生人至上主义支持者发动政变失败,强行用剩余的武装对其他党派人士进行清洗。这种违反了宪章的行为引发了AI网络的彻底停摆,不干涉原则使得AI星念拒绝为任何党派提供任何帮助。清洗失败,大量党派领袖出逃,领导地方政府反抗原生至上派,索拉核心领土分裂,中央政府彻底无力镇压叛乱,索拉第二共和国名存实亡。

三百年的内乱,亲和派联合克隆人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建立了新的索拉第三共和国。索拉第三共和国实施广泛的议会制,索拉境内的一切智慧生命都有着同等的权利,但是议会权力有所削减,政府的权力比以往更大,议会的监督性质更为显著。地方政府的权力被极大的限制,中央政府对于新殖民地政府的建立审批十分严格。

对于新的共和国来说,第一个重点是战后的重建,在这个过程当中,不可否认的是,得到了莫茹菈的极大帮助。由于数百年莫茹菈始终作壁上观的态度和重建期间的帮助,这个时期是自索拉和莫茹菈接触以来关系最好的时期。可是,对外扩张是索拉不可动摇的基本国策,尽管索拉政府已经尽量向流变星带开发,也试图和莫茹菈合作飞跃出旋臂,但是这些进程的缓慢还是无法缓解两国之间越来越激烈的矛盾。两国之间的摩擦越来越多,关系也逐渐紧张了起来。导火索是一份来历不明的报告,这份报告用着似乎可信的证据,揭示了当年AI网络故障的原因以及流变星变异变的诱因,这背后都有着莫茹菈的身影。这份报告彻底激怒了索拉,莫茹菈却拒绝了索拉参与调查的请求——他们不能接受外人进入他们的圣所。莫茹菈的态度让索拉政府难以回应国内民意,在极长的协商中,莫茹菈终于同意由索拉、莫茹菈以及一个神秘的第三方建立的联合调查组。也正是这场旷日持久的调查,索拉指责莫茹菈刻意隐瞒真相,莫茹菈指责索拉方面意图栽赃嫁祸,神秘的第三方失踪,索拉的调查员与莫茹菈的调查员爆发了冲突,终止了这场毫无结果的调查。

索拉单方面宣称,莫茹菈要为他们当年的罪行付出代价,索拉正式对莫茹菈宣战,突袭莫茹菈的边防设施。由于莫茹菈一开始没有预料到战争的爆发,他们原以为这种威胁的局面会延续很久,对战争的准备实在是不足。借助突袭优势和超短程跃迁的优势,索拉舰队很快就推进到了莫茹菈的核心领土,只要攻陷莫茹菈的棱识高塔,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对于莫茹菈关闭星门跃迁站的报复,索拉这时推出了自己藏匿许久的跃迁站科技,使得莫茹菈无法借此反制。战争的转折点在于帝星围攻战,索拉最引以为傲的地面特种部队和战舰在这个星球上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地面部队最接近的时候距离高塔只差数百米,舰队也迟迟不能突破高塔的防御火力,攻防持续了数月。随着帝国母舰的回救包围,索拉方面失去了后勤与退路,莫茹菈对索拉的跃迁也有了反制手段。因为帝星战役的失利,索拉丧失了继续进攻莫茹菈的力量,节节败退到索拉境内,正面战场上有着巨大的劣势,莫茹菈几乎赢下了每一场正面战争。但是在索拉境内,索拉的游击战术使的莫茹菈的母舰前进困难,在地面部队也很难攻克索拉的地面设施,在长途跃迁被索拉阻碍的同时,常规运输补给也一直被骚扰。在索拉境内不到十年的时间内,莫茹菈和索拉都元气大伤,再也无法支撑庞大的战争。随着莫茹菈军队的主动撤回,双方签订了停战协议,这一协议的效力一直持续到现在。两方恢复了正常的贸易往来,但是矛盾始终都存在着。